Tigers on a Gold Leash

  该写了,就算静不下来,就算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星期日清晨,为了记录,也该写了。本来去意大利的时候立志要天天写,最后除了在飞机上的大笔一篇,就只剩下零碎的回忆了。

意大利没有电影,小说,想象中的浪漫。可能就是因为对他有幻想,反而被意大利的抑郁而惊吓。意大利的抑郁是华丽的,有历史分量的,有宗教底蕴的,也有我们感情参加在里面。我们是在米兰碰面的。米兰,那座曾经让我动心要给我未来儿子取名的城市。Milan。我还没把行李打开他就到了,之前在北京因为父母,工作,种种原因好久没有去他家过夜,最后两人又是分开的航班,米兰是团圆。就在市中心Duomo的一家小宾馆(The Michelangelo) 我们重逢,记得我那晚对他说,这里像海底皇宫似的,墙壁是青绿色的,到处是镜子。我跟小美人鱼一样,在他的怀里趴了好一阵子,深怕明天自己变成泡沫。

最近除了管理的书以外(貌似我读管理书已经像小说一样享受了),开始学习佛教。记得第一次对他说爱他的时候,跟上去的第二句就是"挺可怕的。" 我想当我们每个人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就会感到恐惧,怕失去,怕改变,怕当前的每一秒即将消失。佛教说,万物都在改变。你,我,我们的爱,我们身边的人。在海底皇宫打坐的时候,我在教自己学会镇定,学会坚强,学会可以失去,学会对当下的满足。然而面对镜子里的他,还有恐慌一面的自己,我想只有天知地知了。

佛罗伦萨的家很美,典雅,没有米兰小宾馆的个性,只有舒适豪华。在佛罗伦萨的第二天我终于对他说,“你说我们可以一起创造不同记忆,” 可是宝贝我目前最深刻的记忆就是我一个人散步米兰,一个人浏览佛罗伦萨,看望我的Michelangelo。我是多么想告诉你看到他的时候我一顿不顿的就哭了。他是我这一生看到最让我感动的雕塑,莫名其妙的感动。我是多么想抓着你的手一起看他。

“我寂寞,跟你在一起让我很寂寞。”

寂寞,因为不得不回忆巴塞罗那。它毕竟是我第一个欧洲城市,它毕竟是两个特别傻的孩子手牵手过的日子。我们从早走到晚,直到动也动不了。

你说:“抓住我的手。”

佛罗伦萨最难忘的一景,可能是手牵手走在路上,你跟我讲那本关于外星人的小说还有里面的种种怪癖触角性爱。

再来,生日,再来,上海朋友的婚礼。好像半个月都见到了,真难得。半个月,我又读完了一本村上春树。半个月的一晚,上海的夜景,你就安安静静的抱着我。半个月,只是一年的1/24。我们走过了那么多的1/24,不容易,辛苦能算上。按佛教说的话,只能活在当下,只能安逸的继续,感激缘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