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安

最近有些不安。谷歌撤离中国事件让我们领悟到许多。像Evan Osnos说的,"As Americans living in China at this moment in its history, many of us have fashioned an image of a country that is moving—in its own shambling pattern of fits and starts—toward something better for itself and the world." 我们许多人(海龟在内)深感到中国的前途是阳光的。我天天计划着怎么回国因为我相信在这乱,杂,物质,新富一群的社会中,有一种动力,更有一种意识:今天比昨天好,今年比去年好,未来比过去好。聊到中国人最不敢沾的这种大题,妈妈总会嘱咐说:中国的国情不一样。嗐,现在的中国不知道比以前好的多多的多。我们那个时代的混乱,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。

我们中国人是坚持乐观的,因为不乐观就只能哭泣。我们中国人更是坚持和谐的,因为历史教育了我们革命,动乱,言论是要吃亏的。我知道,就算我读多少书,看多少电影, 我都不会明白。但这并不意味过去的丑恶代表今天的辉煌。这只能代表我们中国人写了5000年的历史还是没有领悟到什么是真正的文明。文明不是暂时的富裕。文明更不是砸死竖起来的钉子。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