遗失

原来一直在丢东西。前天把心爱的帽子弄丢了。记得Stephanie当初诡异的走到我身边,问到,“我能量一下你头的尺寸吗?” 我耸了耸肩膀,没怎么在意的同意了。Stephanie是个设计师,经常会做一些用户调研。我本以为她在设计个什么头盔啊,看我头大,就随便量了量。没想到过几天她笑眯眯的拿了个自己亲手织的帽子送了给我,大小正好。

帽子有可能是在从南戴河回来的路上丢的。神奇的是,丢之前我就有预感会丢掉。我想,回国后我就是这么一点一滴把以前的生活丢掉的:帽子、手套、围巾、朋友、最爱最爱的人。原来我的人生就徘徊在遗失与获得之间,我也一直死劲的让自己拥护这种生活,而最近真有点吃不消这种遗失。我在黑夜里狂狂的找帽子,像找猫一样的找,想喊出来的找,可是最后还是发哑,一个失了明的哑巴,盲目的在夜里奔跑,希望最好把自己也一起丢掉。

而北京依然辉煌着,我天天看着他,却摸不到他。我努力工作,压力太大就抠手,反正也没有人一次一次的说清清你不许这样了。我经常喝酒,但决不一个人喝,觉不伤心。我没有概念的购物,可是家里连基本吃的喝的都没有,我天天在公司电脑前吃外卖。我有朋友,我喜欢他们,我高兴,我真伤心。

所以北京,你到底是谁?你让我如此热恋着你的一切一切,可是你又让我如此一无所有。

Like blind bat flitting about in the dar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