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ties in Meatpacking

在友人的网站上找到过去在纽约的照片。那些人,那些事,又浮现在眼前。当初25岁的自己,脸圆圆的,肉也多了一些,头发依然乱乱的。友人总能用她的film camera捕捉那些瞬间。她是个理性的文人,或者是一个文艺的科学家。在纽约没少去哥伦比亚听他们学院的种种演讲,也没有少去她家。就算回到中国,她的身影也一直莫名其妙的重现在我的生活中。有的时候,感觉自己离开纽约真的很不是时候,在刚刚建设好自己的朋友圈后,当终于对一个城市的游戏规则了解之后,我却豁然离去。也许我注定是这样的人,不能停留的人。

喜欢这张照片因为自己朦胧的眼神掩盖不了内在的激情。粉色的背心配着粉色的腮帮和红唇,黑发和黑色紧身裤。迷茫的眼神。青春的眼神。谁会想到,五个月后这个姑娘就离开了她的城市,她的纽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