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次搬家

终于搬完家了,再也不想搬家了,再也不想买东西了,终于明白Steve Jobs为什么只会穿Issey Miyake的黑毛衣。对于现在的生活,也为了消减下次搬家的痛苦,宁愿找精品,也不愿盲目买东西。买东西不如买吃的、喝的、看的、玩的,主要能达到购物后在一定期间内是可以消失的东西就行。我希望可以做到提包走人的状态,这可能是多年走动的后遗症。 现代人是幸福的,每两年再到处走走,但面前《Blade Runner》般的场景实在动人。三里屯SOHO犹如一群巨大岛屿,第一次发现12点signage灯关闭,偶尔会听到模特车的穿越声,又让我想到AKIRA。这几天一直被cyberpunk的视觉幻想包围,感觉大脑突然想穿梭时空到未来,特别是北京的未来,不知道还有没有比PEKING 2076更诱人的标题了。它代表着人类的一切可能性--可能和平伟大,可能混乱无奈。

我想我静静的坐在这里,在一夜间是否可以目睹雾霾般的宇宙幽灵逐渐吞噬这座城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