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It Count

最后只剩下写了。生存在北京雾的动物们,只可能看到帝都建筑的轮廓,至于它的窗户,或者窗里的故事,只能留给想象力。有些人认为这是浪漫的,例如永远乐观的他,骑着摩托在被路灯印成橙色的北京夜晚,例如许多有艺术气息的外国人,来到中国就是为了拍霾。至于剩下的我们,只会发现雾霾原来是生活在这里的隐喻。在中国,你会发现你呆的越长,它就更是一个摸不透的迷。你会学会每天是在与真理做斗争,最后你学会了忍,再最后你成仙,变成无积极性。 我不认为这是不好的,我不是那种因为没有“自由”就会飞跑的bleeding liberal。中国教会了一定的坚强,也告知了所谓的自由是多么来之不易。就如Angela Merkel长大的东柏林一样,我希望我在中国的这一段时间,教会了我如何去whisper,教会了我真正能说话的时候,一定一定要make it count。

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地方,美国有Ferguson,恐怖主义,欧洲面临了老龄化人口、反伊斯兰、失业,日本的女权化,全球对电子设备的依靠,人类还在逐渐努力的徘徊与对和错中。没有完美,可能只是提醒我们每个人在完美中要想到别人,才更能珍惜我们有的。

我很幸运能够可以拥有两个不同的国土。他们的每个伤疤反射了人类的成长与纠纷。